【廣告女王2】她不斷跳出舒適圈 只因不想不進步、一直做重複的事 共想聯盟願景長莊淑芬專訪

文|邱莞仁    攝影|王均峰

「2003年我剛到中國北京,那時中國的廣告市場有點晦暗不清,但是我自己要去的。因為我覺得我在台灣,應該要改變。」2003年,莊淑芬卸下台灣奧美董事長身份,自願跳出舒適圈、請調北京,出任奧美整合行銷傳播集團董事長。

但她剛落地北京沒多久,便碰上SARS風暴,去年3月創業,又碰上國內新冠肺炎疫情加劇,她笑稱這或許是命運安排,「我每一次轉換跑道都是逆境,但我不會把這些事情當成挫折,因為當時我在台灣不斷在做重複的事、沒有進步,我沒辦法接受重複跟不進步的狀態。」

莊淑芬形容自己有著不安分的靈魂,「我做改變,不是因環境變化而變,而是自己去體會。『進步』這件事情,在我的基因裡蠻重要的,所以我常常折磨、折騰自己。」

莊淑芬形容自己有著不安分的靈魂,每次轉換跑道都是逆境。

好比她故鄉在台南,初中時卻自告奮勇隻身北上求學,「我跟家裡講想到台北來考高中,所以就來了。」莊淑芬考上景美女中,即便大學聯考能填上成功大學,莊淑芬因不想回台南而改選填東海歷史系,「我父親對孩子的KPI是功課,我功課很好,他沒辦法、拿我沒轍。」

莊淑芬是家裡第二個孩子,「我父母對我的個性養成,也有一定的影響。他們從來沒有阻礙或阻饒過我去做什麼,或告訴我這不能做、那不能做,我哥哥、妹妹都享有同樣自由,尤其我祖父一直都是比較開放的人。」

去陌生的地方、抽離現場,對我來說,就是放空。

莊淑芬的祖父在台南開設永昌銀樓,三代同堂的大家族住在三合院內,「他是個商人,但很喜歡交朋友,往來的都是一些文人雅士,像奇美實業創辦人許文龍是我叔叔的同學,當時常到我們家裡拉小提琴,二姑在美軍俱樂部當會計,家裡常常在開party…應該講,從小我就在一個比較自由、有點中西合璧的家庭長大。」

大學畢業後,莊淑芬在母親朋友的幫忙下,進入一家貿易公司上班,但她沒興趣,一年換了3、4個公司,後來進入廣告圈,曾在聯廣、博達華商廣告、國泰建業廣告工作,1985年加入台灣奧美廣告公司。

1990年,她首度主動申請到倫敦奧美公司駐外,「那是我自己要求去的,去倫敦對我來說,就是一段自我探索。」她當時對廣告業有些疑惑、無所適從,「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、抽離現場,我在主觀上是一個nobody,一個客觀存在的訪客。對我來說,就是放空。」

莊淑芬(右2)曾主動申請到倫敦工作,圖為她與國外同事合影。(莊淑芬提供)

莊淑芬在倫敦待了11個月,「我最大的收穫就是原來在工作之外,我必須好好生活,那段經歷也讓我更清楚,我確實喜歡這個行業。」回台後,莊淑芬接任台灣奧美廣告公司總經理,2年後和英國籍前夫結婚,但婚姻維持5年便協議離婚。

「我結婚的時候,我爸爸走了。我母親一直希望我結婚,還跟親戚去幫我算米卦,後來真的結婚了,她又覺得:『還好吧?怎麼辦咧?』」莊淑芬的母親是大家族長媳,「她一手包辦家務事、堅毅無比,用現在的話說,我覺得我娘的個性很堅韌,也很有策略頭腦。她一直都很冷靜,後來跟爸爸離婚了,也沒有變成深宮怨婦。」

母親面對問題、勇於解決的態度,影響莊淑芬職涯至深,「我是特立獨行的怪胎、十足的工作狂。我跟我母親最像的,應該是她的堅毅跟策略頭腦。」年輕歲月時,媽媽陪伴她、支持照顧她。莊淑芬笑著說,「我唯一不像她的,是我媽媽很會燒菜,我完全不行。我以前生活都不管的,媽媽太能幹,女兒就變成生活白痴。」

『落跑市長』這件事,變成近年大家對我的印象,我覺得應該是我活該。

她在廣告圈打下一片天,2012年莊淑芬被新周刊雜誌評選為「你必須知道的101個台灣人」,Campaign雜誌曾將她評為亞洲風雲領導人,CNN Leading Women 之一, 2019年獲Yahoo Finance HERoes 認可為全球百位女性高階管理楷模。「我覺得這些封號都是意外,譬如101個台灣人,我其實是吊車尾的最後一個。」

而近年外界對莊淑芬更熟知的印象,是2014年她原應允台北市長柯文哲,將出任台北市副市長卻臨陣反悔,「『落跑市長』這件事,變成近年大家對我的印象,我覺得應該是我活該。」

重提往事,莊淑芬苦笑幾聲說道,當時她在北京已經待了超過10年,確實想家、想替台灣做事,但拒絕最大的原因,是因為她找不到自己的本心。

莊淑芬曾申請到倫敦奧美公司駐外,讓她體認到工作之外,必須好好生活。(莊淑芬提供)

「我通常換跑道都會很興奮,因為大部分的工作,都是我去爭取來的。可是答應之後,我發現我越來越緊張,緊張到都睡不好,一直覺得我可能不適合。每個人要我follow your heart,可是我找不到我的heart。」

「我誠實面對自己、面對別人,我聽到我自己的聲音告訴我:『我不合適。』」莊淑芬當機立斷從北京飛回台灣,「我親自跟柯P講抱歉。我告訴他,我不適合在體制上,但我可以在體制外幫助台灣。」

我的成功心法是『不喜歡就改變,永遠抬頭看世界!』

2016年她從北京返台,前年底決定離開工作長達35年的奧美集團,去年3月創立共想聯盟。「西進中國是自我延伸,現在創業應該說是自我實現,我想幫助年輕世代,一起為台灣品牌發揮正面影響力,讓世界看見。」

前年底,莊淑芬決定離開工作長達35年的奧美集團,去年3月創立共想聯盟。

採訪結束前,我們請莊淑芬以一句話總結自己的成功心法,她將心法寫在紙上遞給我,她笑呵呵地解釋,「這要我自己講,有點害羞。但我的心法是『不喜歡就改變,永遠抬頭看世界!』」

長達3年的新冠肺炎疫情,改變了諸多人慣以為常的工作與生活,無論是上班族或創業者,許多人亦面臨身心卡住的狀態,莊淑芬認為,既然感受到不喜歡,就應該要改變。

莊淑芬認為抱怨無法解決問題,面臨身心卡住的狀態,要記得抬頭看世界就有機會。(莊淑芬提供)

「我看過去我每次轉換,都是因為我不喜歡那個現狀。我必須要趕快找方法改變。我不是會原地踏步的人,我會去想方法。」莊淑芬指出,「我不是說大家一定要馬上跳槽,如果你可以改變環境,當然還是能留下來。」

她認為改變如同爬山,「但如果你試了好多次,都沒辦法改變環境,你就要想辦法,不是嗎?當我還想要再有更好的,我不想做重複的事情,你要抬頭看世界,那就有機會。抱怨無法解決問題,一定要自己想辦法。」

文章來源:https://www.mirrormedia.mg/story/20220711bus002/?01

You Might Also Like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