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廣告女王1】疫情下創業 她揪鄒開蓮、蔡玉玲等替年輕人搭舞台 共想聯盟願景長莊淑芬專訪

文|邱莞仁    攝影|王均峰

縱橫廣告界超過30年的莊淑芬,前年底離開奧美集團,於去年3月創立共想聯盟(Cothinker)。在疫情下創業,莊淑芬坦言,一切都是意外。

穿著一席亮黃色套裝走進會議室,有段時間未在媒體前亮相的莊淑芬,即使戴著口罩,也掩不住招牌笑容。

莊淑芬最近剛出版新書《廣告女王在想啥?:台灣奧美共同創辦人莊淑芬的36篇趨勢筆記》,穿著與新書封面同款的套裝受訪,莊淑芬爽朗笑說:「我現在都說這套是我的打歌服。」

莊淑芬最近剛出版新書《廣告女王在想啥?:台灣奧美共同創辦人莊淑芬的36篇趨勢筆記》,辦公室堆滿新書,不時辦起簽書會。

出書分享過去再兩岸、國際的實戰經歷,莊淑芬認為,由於環境變化,產業也受到影響,身處其中該如何自處也變得格外重要。「5年前,國際趨勢哪有什麼烏俄戰爭、新冠肺炎疫情?科技上,這幾年AI、區塊鏈和元宇宙、NFT變得非常熱門,還有數位轉型,跟最近大家都很有感的通膨壓力。」

– ADVERTISEMENT –

縱橫廣告界超過30年,莊淑芬1985年加入台灣奧美廣告公司後,1991年升任台灣奧美廣告總經理,曾任奧美大中華區CEO、台灣奧美共同創辦人,她進入奧美全球董事會,也是台灣WPP集團董事長。

那時跟我作業的一群年輕人,剛好都要離開。與其單打獨鬥,倒不如一起打群架。

外界稱她為「廣告女王」,但前年底,莊淑芬卻毅然決定離開工作長達35年的奧美集團,並在去年3月創立共想聯盟(Cothinker)。在疫情下創業,莊淑芬坦言,一切都是意外。

「那時跟我作業的一群年輕人,剛好一個、一個都要離開。有的要去開工作室,有的想做地方創生,有的想換跑道,還有的人說壓力太大了,想先休息一下…我以前沒有想過要創業,但我就想,他們與其單打獨鬥,倒不如一起打群架。」莊淑芬說。

莊淑芬(右1)說,當時因為有一群長期跟她作業的年輕同事要離職,讓她決定創業。

莊淑芬把這群長年與她共事、早有革命情感的同事集結起來,「他們都很優秀,各別離開太可惜了,但年輕人不一定有資金,所以我說服他們,由我本人弄一個平台來當『組頭』,把這個數位行銷團隊整合在一起,我再去找股東投資。」

莊淑芬找上前Yahoo!奇摩總經理鄒開蓮、前萊雅總裁陳敏慧,以及前政委蔡玉玲律師等資深廣告人、公關數據專家加入。她把自己定位為共想聯盟裡的「願景長」,「這個職稱是我想的,我已經當了太多年的CEO,在新公司、新的形態,我想取一個不一樣的抬頭。」

我把公司取名為『共想』(Cothinker),是數位行銷圈的新物種。

莊淑芬扮演協助思考、溝通的角色,她也認為,現代行銷越來越多元複雜,需要更多外部跨域合作。「我把公司取名為『共想』(Cothinker),大家一起共創、共享、共榮、共融,是數位行銷圈的新物種,「我有20個股東、人多勢眾,他們一聽這個名字就叫好。」

近期,共想聯盟與客戶華康字型合作,在南投縣集集鎮,推出一系列「集集集度放空學校」專案與地方接軌。(共想聯盟提供)

「我在奧美的時候,壓力當然很實際。現在不是沒有壓力,但現在就是想,我怎麼樣讓這個公司存活,然後更好。」共想聯盟目前有15員工,與台灣奧美超過500位員工相較下,規模更為嬌小,但莊淑芬認為其優點是更加敏捷、行動力更強。

近期,共想聯盟與客戶華康字型合作,在南投縣集集鎮,推出一系列「集集集度放空學校」專案與地方接軌。

「當我們需要講品牌跟地方接軌的時候,就代表品牌原本跟地方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。」共想聯盟創意整合總監楊永達指出,為了建立品牌與地方的關係,今年趁著集集車站建站百年之際,便以集集為中心向外輻射。

「集集過去是很熱鬧的地方,但自從921地震之後受到蠻大影響,現在已經是台灣人口第二少的鎮。」楊永達與團隊將集集當地人口外流嚴重的缺點,轉換為吸引大眾的優勢,「華康在字型上是領導品牌,所以我們推出活動限定的『華康放空體』,在集集支線成立『集集集度放空學校』,告訴大家想閒閒沒事幹的時候,就要來集集。」

莊淑芬多次跟著團隊到集集考察,她認為現在的團隊規模小,但優點是更加敏捷、行動力更強。

集集支線沿線共有二水、泉源、集集、水里等7座車站。楊永達說,「『集集集度放空學校』就像是一個無圍牆的大地學校,我們把每個車站可使用的資源跟當地特色景點,像有的地方可以在當地體驗書法課程、吃美食,你可以去選課規劃集集當地旅行。」

跟著團隊多次到集集考察的莊淑芬說:「很多人會覺得,字體是一直存在在那裡的東西,沒有特別的感覺。我們創了那個字體,讓大家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。」

共想聯盟將「集集集度放空學校」校訓訂為:「空、懶、爽、廢」,吸引民眾到集集放空、耍廢。(共想聯盟提供)

身體、頭腦都派上用場,且終於從權力遊戲中光榮畢業,我就覺得一直可以做些事。

其實,長年在廣告圈呼風喚雨,莊淑芬早已可以開始吃喝玩樂、遊山玩水的愜意人生,「但我就是個閒不下來的人,我從來沒有退休的念頭。」她透露自己今年的體適能測試,身體年齡比生理年齡整整年輕了21歲,她每天4點半起床、5點固定出門慢跑,「我每天晚上10點睡覺,在大陸時也這樣。」

外人想像廣告傳媒圈工作高壓,得時常加班到深夜。莊淑芬笑言自己個性瀟灑,「我晚上不看訊息,因為會影響睡眠。我常常告訴員工,晚上8點以後不要給我發訊息,我看了也不會回。」

「集集集度放空學校」推出學生帽、手帕、風箏等一系列聯名商品。

「目前身體、頭腦都派上用場,且終於從權力遊戲中光榮畢業,我就覺得一直可以做些事。」要磨練創意與靈感,莊淑芬愛看電影,「廣告跟電影一樣,常常會站在社會前沿,尤其電影。像湯姆克魯斯的《關鍵報告》,還有幾年前的《一級玩家》,劇中的虛擬世界,在現在、未來都可能會實現。」

莊淑芬 小檔案

  • 學歷:東海大學歷史系
  • 現職:共想聯盟願景長
  • 經歷:曾任奧美大中華區CEO,台灣奧美共同創辦人,奧美全球董事會董事,台灣WPP集團董事長
  • 家庭:單身
  • 休閒:慢跑、看電影
  • 成功心法:不喜歡就改變,永遠抬頭看世界!

文章來源:https://www.mirrormedia.mg/story/20220711bus001/

You Might Also Like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